<ins id='ybwf'></ins>

    <code id='ybwf'><strong id='ybwf'></strong></code>

    1. <tr id='ybwf'><strong id='ybwf'></strong><small id='ybwf'></small><button id='ybwf'></button><li id='ybwf'><noscript id='ybwf'><big id='ybwf'></big><dt id='ybwf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ybwf'><table id='ybwf'><blockquote id='ybwf'><tbody id='ybwf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ybwf'></u><kbd id='ybwf'><kbd id='ybwf'></kbd></kbd>
      <i id='ybwf'><div id='ybwf'><ins id='ybwf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<acronym id='ybwf'><em id='ybwf'></em><td id='ybwf'><div id='ybwf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ybwf'><big id='ybwf'><big id='ybwf'></big><legend id='ybwf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<dl id='ybwf'></dl>
      <fieldset id='ybwf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<span id='ybwf'></span>
          <i id='ybwf'></i>
        1. “甜茶”演毒蟲!好萊塢當紅小生自毀人設,隻求提高演技!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1

          要不是“甜茶”蒂莫西·柴勒梅德 (Timothée Chalamet),絕對不會有這麼多人關註這部劇情片——《漂亮男孩》(Beautiful Boy)。

          憑借《請以你的名字呼喚我》一片爆紅的“甜茶”蒂莫西·柴勒梅德憑借迷人舒心的外貌,俘獲瞭一大批“好色”之徒,其中不乏一批少男擁簇。

          在獲得奧斯卡最佳男主角提名後,“甜茶”繼續磨煉演技,他急需擺脫甜膩外貌的“定型化”人設,以多變豐富的角色帶給觀眾不同的演技風格。於是,他接下瞭這部《漂亮男孩》,在片中扮演瞭一名年少沉溺於毒品不能自拔的頹廢青年。

          從甜到苦,既是挑戰又是機遇。演得不好,就是刻意,作;演得好,就能擺脫稚氣人設。天賦異稟的“甜茶”成功瞭。

          憑借《漂亮男孩》中的出色發揮,蒂莫西·柴勒梅德開始橫掃各大獎項,提名金球獎最佳男配角獎。影片根據真實事件改編,甜茶為瞭“原影再現”小說中的角色,從行為到表情都極力模仿,讓真實人物“本尊”都驚訝兩人的“相似性”。值得一提的是,和蒂莫西·柴勒梅德演對手戲 ,在片中扮演他父親的是演技派明星、各大頒獎禮常客史蒂夫·卡瑞爾。

          多次提名奧斯卡等各大獎項的他,在片中與甜茶完美的完成瞭角色從工功能到情感的表達任務,兩人之間父親情的拉扯成為全片最大的亮點。《漂亮男孩》講述瞭父親用盡全力拯救深陷毒品的長子的故事。在父親David眼中,長子Nic是他的驕傲,他的Beautiful Boy。

          外形靚麗,喜愛寫作,還是水球隊隊員,申請的多所大學都向他拋出瞭橄欖枝,Nic可謂前途無量。眼看美好的東西被撕碎毀掉,人世間最痛苦的事莫過於此。《漂亮男孩》在影片的前半段大量插入瞭回憶性敘事,一邊表現David的焦慮,Nic毒癮反復發作;一邊時不時祭出父子倆最甜蜜溫馨的過往片段,

          這種不帶暗示,不留痕跡的剪輯,敘事方式甚至打亂瞭觀眾對於故事時間線的判斷,讓人分不清是過去還是現在。比如父親David駕車去接從戒毒所逃跑的Nic一幕,大雨傾盆,David失魂落魄的駕車滿城苦尋孩子,突然窗外陽光明媚,車內放著振奮人心的搖滾樂,鏡頭一轉,父子兩人正享受天倫之樂,哼著歌,開著車,一路狂奔往艷陽之中。一個恍神,現實的重力把David拉回人間,他在垃圾堆旁,找到瞭如流浪棄兒一般的“Beautiful Boy”,他心疼不已,扶著Nic趕緊離開。

          他隻想在記憶中保留兒子美好的一面。《漂亮男孩》多次利用不留痕跡的跳切,讓過往與現實交映呈現,美好與慘烈,溫馨和撕裂的對比,放大瞭毒品的毀滅性和恐怖性,也炙烤著人與人之間的親情聯系。David曾發自肺腑地告訴年幼的Nic:你就是我的一切。

          可多年之後,他絕對想不到的是,他必須放棄這個曾經讓他驕傲的兒子。《漂亮男孩》最讓人心悸的地方在於,表現瞭親情暗河中潛藏著無法預知的困境,也展示瞭間或濺出來的零星溫情。

          Nic唯一一次和David正面沖突是在兩人經常去的餐廳,

          毒癮發作的Nic隻想要錢,神色恍惚,罵罵咧咧,說話帶刺;而David毫無辦法,心慈手軟,隻想要一句分別時的“再見”。影片多數時候都選擇單獨表現兩人內心的轉變,父親一邊是從努力到放棄,兒子一邊是從懊惱到自責,那些美好夾雜著骯臟,令人唏噓不已。

          有人質疑《漂亮男孩》這種攪亂瞭時間線的敘事剪輯,雖然犧牲瞭敘事的連貫性,但這種恍惚之間的錯亂卻激發出力道深厚的情緒,加上兩位演員入木三分的表演,拯救瞭容易陷入俗套的影片,令其煥發出獨有的魅力。影片中借角色之口念出,被影迷津津樂道的查爾斯·佈可夫斯基的詩《let it enfold you》非常貼切的表現瞭影片的主題。人生長河中,無論好與壞,湍急或緩流,我們都隻能平靜接受,沉溺其中,然後靠自己脫險而出。

          片中,David越是控制,越是在意,越是懇求,反而把Nic推向瞭毒品的一邊,直到影片最後,他才意識到,自己隻有徹底放手,才能讓Nic涅槃重生。在那場救濟會上,Nic意識到,沉溺於毒品的原因在於他內心難以填補的巨大空洞,他以為毒品可以去填補,可隻換來瞭逃避。

          毒品掏空瞭他的身體和精神,讓他陷入更大的空洞和孤獨之中。影片的敘事手法,把一些線索抖落在瞭各處,這讓部分影迷容易錯過伏筆。其實Nic走向毒品深淵的原因,在影片中有跡可循。比如David在其年幼時離婚,在新婚婚禮上,Nic的緊張和遲疑預示著內心的變化,機場告別時的嗔怒是父母離異後,他情緒總爆發的體現。

          還有迎接同父異母的新生弟弟時復雜的表情,也是他內心波動,愛被部分剝奪後的失落之情。

          在很小的時候,失去親生母親的庇護,弟弟妹妹的出生,讓他很快又失去瞭父親和繼母的關懷,正是這些傢庭因素,導致到內心對於愛的獲得失去瞭途徑,在他最需要保護和愛撫的年齡,他沒有得到足夠的關心,這是他選擇依靠毒品,麻醉逃避的根本原因。還有美國對於藥品控制的體系問題,讓Nic很容易的獲得瞭含有禁藥的精神類藥物,影片中,他輕松從朋友傢中獲得瞭精神類藥物,還有父親對於他吸食大麻的縱容,都變向把他推向依靠毒品消解孤獨的歪路上。《漂亮男孩》對於美國毒品問題的觸及淺嘗即止,沒有做更多的擴張,它依然希望用愛的暖意,融化被毒品侵害者們的心。父母不一定皆禍害,原生傢庭不能背全部的鍋,但也有義務拯救孩子於水火。片尾,David攙扶著Nic走出醫院大門,在陽光裡挨著坐下,

          兩人雖然無言,

          但一切盡在不言中。